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727|回复: 36

[寻亲线索] 30年后再寻亲:我的孩子,你在哪里?(寻陈华松)

  [复制链接]
广西阳宝妈 发表于 2008-4-24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战士 于 2013-8-18 10:55 编辑

本帖最后由 Li~ 于 2011-1-20 22:30 编辑
30年后再寻亲: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陈华松百日留影

    【编者按】“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与孩子得以相见,决不会将孩子从其养父母手中夺回来,我们能够知道他在哪,能得以相见相聚足矣”,陈策明老人坦言。刻骨的思念之情引发了30年未曾间断的寻亲之旅,这其中有无数的心酸与故事。

    “好心人”“夺走”孩子

    陈策明老人介绍,他是一位1968年入伍的老兵,1979年春天,那场对越自卫反击的战斗打响的时候,他正在兰州军区某汽车团10连任指导员,所在的部队作为预备队,进入一级备战。

    30年的时间没有冲淡陈老的记忆,回忆起长子丢失的经过,他记得非常清楚。1979年3月2日刚刚来队探亲的妻子,因部队进入一级战备不得不带着年仅1岁零9个月的儿子陈华松返回老家。当晚陈策明从陕西华县将她们娘俩送上从西安开往上海的76次列车。当时车上人并不多,在一组6个座位的两排长椅上只坐了2位从西安上车的男旅客,一位50多岁的长者,自称是在西安工作的一位基层干部,另一位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操河南口音,自称到上海出差公干。陈策明便将体弱多病且有晕火车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托付给这两位,请他们路上多多照顾。

    3月3日凌晨3时列车到达河南郑州时,陈策明妻子开始晕车,当吃了一粒防晕车的药(实际为安眠镇静药)。没过一会,药性开始发作,昏昏欲睡的她便将孩子放在对面的坐椅上睡觉,自己趴在小茶桌上睡着了。凌晨5时左右,列车到达河南开封站,在列车即将离站的前几秒钟时,那位中年男子突然站起身抱起陈策明的儿子朝车门口奔去,正在关门的列车员冲他说:“怎么搞的,现在才下车?”他连说:“对不起,睡着了。”说完即抱着孩子跳下火车,这时列车已经开动了。

    寻人小组查找8个月

    列车开动后,那位50多岁的干部使劲的将陈策明的爱人摇醒,当听说孩子被人抱走后,陈策明爱人撕肝裂肺的哭闹声惊醒了所有的人。列车长来了,乘警来了,当他们得知是军官家属丢了孩子时,便决定在一个不该停车的小站临时紧急停车。一名乘警带着陈策明爱人和那位50多岁的干部下了车,下车后拦了一辆拖拉机直奔开封市公安局,开封市公安局立即在全市布控检查,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3月4日西安乘警大队的大队长、教导员等12名警员以及陈策明部队的保卫干部相继赶到开封,陈策明也经领导特许离开了紧张训练的连队来到了开封。当时领导们都非常重视,立即兵分几路,一路在开封继续排查、一路到郑州找省公安局求得支持、一路直奔那位50多岁西安干部的老家杞县。因为他是唯一的证人,但不巧的是这位干部在回家后的当晚因肝脏破裂大出血而不治身亡。后来陈策明所在的部队与西安乘警大队联合成立了6人组成的查找小组,经过近8个月的艰难查找至今没有孩子的任何音讯。

    时间一晃30年过去了,在这30年里,陈策明和他的爱人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们的骨肉,各级领导也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查找小组的成员不辞辛劳,日夜奔波,几乎跑遍了河南省的各县各市。在查找过程中发现了4个被拐卖的儿童,并向有关机关进行了登记和报告。特别要提列的是,“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宋庆龄同志在得知陈策明的遭遇后曾去信表示同情和慰问,并在信的底端亲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1979年-1980年期间,他们二人经常收到全国各地的来信,特别是河南地区的群众来信约有几百封,其中有安慰我们的,有向我们提供线索的,有愿意给我们帮忙的。以上这些使我们伤痛的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全家再做努力 但求能相见

    陈策明从部队转业被安排在省立医院分院工作,2004年,从副院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如今,陈策明的爱人也已从单位退休,二儿子已从法国留学回国,小女儿今年大学毕业现在电视台实习。生活越过越好,但大儿子的丢失始终是一家人的心病。陈策明父亲已84岁高龄,总是念念不忘他的大孙子,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全家得以团圆。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与孩子得以相见,决不会将孩子从其养父母手中夺回来,我们能够知道他在哪?能得以相见相聚足矣。”陈策明坦言。

    据陈策明介绍,孩子今年虽已31周岁,但一些基本特征是不会变的,如后脑较平,前额开叉较深,皮肤较白,两眉间有两个米粒大小的麻坑,右腿内侧(也许是左腿)有大拇指大小的胎记,血型为A型,脚趾较齐。

    陈策明说,他们全家要再做一次寻亲的努力,一家人期待着奇迹,期待着全家团圆。(郭宇)
陈策明夫妇期待奇迹能出现

[此贴子已经被阳光天使于2008-4-25 10:49:20编辑过]

点评

能不能让这个家寻的夫妇看看孙中文和韩先生的照片,看看像吗?  发表于 2010-10-20 17:53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湖北阿勤 发表于 2008-4-25 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孩子你在哪?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4日12:16 安徽市场报

  

我的孩子你在哪?
走失时的小华松
我的孩子你在哪?
陈策明夫妇期待奇迹能出现

  1979年,一段特殊的时代背景,让陈策明的人生发生了难以想及的变化,也让一个普通的探亲之旅,变得非同寻常:在爱人回乡途中,不满二周的孩子离奇丢失,母亲伤心欲绝!

  30年来,母亲几乎夜夜不能成眠。刻骨的思念之情引发了30年未曾间断的寻亲之旅,这其中有无数的辛酸与故事。

  误托“好心人”

  孩子被“夺”走

  1979年春天,那场边界之战打响的时候,1968年入伍的陈策明已是兰州军区某汽车团10连任指导员,当时,所有的军人家属都要遣返回家。3月2日,刚刚来队探亲的妻子不得不带着年仅1岁零9个月的儿子陈华松返回老家。

  当日晚陈策明从陕西华县将她娘俩送上了从西安开往上海的76次列车,当时车上人并不多,在一组6个座位的两排长椅上只坐了2位从西安上车的男旅客,一位50多岁的长者,据其称是在西安工作的一位基层干部,另一位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操河南口音,自称到上海出差公干。车子出发前,陈策明便将妻儿托付给他们照顾。

  3月3日凌晨3时列车到达河南郑州时,陈的妻子开始晕车,便吃了防晕车的药(实际为安眠镇静药)。没过一会,药性开始发作,昏昏欲睡的她便将孩子放在对面的坐椅上睡觉,自己趴在小茶桌上睡着了。凌晨5时左右,列车到达河南开封站,在列车即将离站的前几秒钟时,那位中年男子突然站起身抱起陈策明的小孩朝车门口奔去,正在关门的列车员冲他说:“怎么搞的,现在才下车?”他连说:“对不起,睡着了。”说完即抱着孩子跳下火车,列车随即开动了。

  30年不相逢爱心有多苦

  列车开动后,那位50多岁的干部使劲将陈策明的爱人摇醒,当听说孩子被人抱走后,他爱人撕肝裂肺的哭闹声惊醒了所有的人。列车长来了,乘警来了,当他们得知是军官家属丢了孩子时,特别决定在一个不该停车的小站临时紧急停车。一名乘警带着陈的爱人和那位50多岁的干部下了车,下车后拦了一辆拖拉机直奔开封市公安局,开封市公安局立即在全市布控检查,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3月4日西安乘警大队的大队长、教导员等12名警员以及陈策明所在的部队的保卫干部相继赶到开封,陈策明也经领导特许离开了紧张训练的连队来到了开封。当时领导们都非常重视,立即兵分几路,一路在开封继续排查、一路到郑州找省公安局求得支持、一路直奔那位50多岁西安干部的老家杞县。因为他是唯一的证人,但不巧的是这位干部在回家后的当晚因肝脏破裂大出血而不治身亡。后来陈策明所在的部队与西安乘警大队联合成立了6人组成的查找小组,经过近8个月的艰难查找却没有得到有关孩子的任何音讯。

  30年中,陈策明和他的爱人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骨肉,各级领导也都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6位查找小组的成员不辞辛劳,日夜奔波,几乎跑遍了河南省的各县各市。在查找过程中发现了4个被拐卖的儿童,并向有关机关进行了登记和报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宋庆龄同志在得知陈策明的遭遇后曾去信表示同情和慰问,并在信的底端亲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陈策明说,因为想引起重视,他当时将此信寄给了中国青年报社,未能保存下来。

  在1979年—1980年期间,他们二人收到了全国各地的来信,特别是河南地区的群众来信约有几百封,其中有安慰他们的,有向他们提供线索的,有愿意给他们帮忙的。以上这些使他们伤痛的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上苍如相怜但求能相见

  1991年,陈策明从部队转业,先在华东一家研究所工作,第二年,被安排在安徽省立医院分院工作,2004年,从副院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如今,陈策明的爱人也已从单位退休,但她对儿子的思念更胜于往昔。

  而在小华松被拐走之后,陈策明先后又有了一男一女。现在,二儿子陈鹏已从法国留学回国,小女儿陈群今年大学毕业现在安徽省电视台实习,一家衣食无忧,离散的小华松却始终是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陈策明84岁高龄的父亲也总是念念不忘他的大孙子,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全家得以团圆。

  采访中,陈策明告诉记者,无论小华松如今身在何处,他的养父母不管是什么原因得到他的孩子,他都不会忘怀他们30年的养育之恩。如果有一天能与孩子得以相见,决不会想着要将孩子从其养父母手中“夺”回来。他说,只要知道他在哪,能见上一面,就已经是莫大的欣慰了。

  陈策明最后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今年应已31周岁,走散时孩子的后脑较平,前额开叉较深,皮肤较白,两眉间有两个米粒大小的麻坑,右腿内侧(也许是左腿)有大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血型为A型,脚趾较齐。

  采访的最后,陈策明一再强调,如果有一天能够重逢,那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

匿名  发表于 2009-3-24 23:48
我是最近才走进这个网站的.我是一个孤儿,是在我十七岁那年一个偶然比较巧合的场合听到的,当时我真的是无法接受,在当年我就参了军.现在我以回到我的养父母身边也结婚生子了,可心里仍然无法平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的特难受.我也想一辈子就这样吧,可我总是感到在远方有人呼唤我......我也不知道我真实的生日更不知道我来自何方.我现在的生日是一九七九年六月,在我的右大腿内侧有三四道小近似于刀疤的痕迹处有一母指盖大小的好象被毁过的胎记,在站立时可隐隐约约看到.就这几道疤痕和胎记让我心里更家难受,我不感想我的身世.......
笑语盈盈 发表于 2009-4-8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1978年出生,1979年在火车上被拐在河南开封一带的陈华松

 30年来,尽管生活一天好过一天,家庭和睦美满,但花甲老人陈策明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结未能解开。“我要再试一试,再找一找这个失散的孩子”,陈老步入晚年,再试试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幼子丢失 
    陈策明老人的心结由何而来,时光要倒回30年前。
    据陈策明老人介绍,他是1949年出生,1968年入伍的,1979年春天,那场对越自卫反击的战斗打响的时候,他正在兰州军区某汽车团10连任指导员,他所在的部队作为预备队,进入一级战备。
    30年的时间都没有冲淡陈老的记忆,说起长子丢失的经过,他记得非常清楚,他说:“1979年3月2日刚刚来队探亲和看病的妻子,因部队进入战备状态,不得不带着年仅1岁零9个月的儿子陈华松返回老家。当晚我在陕西华县将他们母子送上了从西安开往上海的76次列车,当时车上人不多,在一组6个座位的两排长椅上只坐了2位从西安上车的男旅客,一位50多岁的长者,自称是在西安工作的一位基层干部,另一位是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操河南口音,自称到上海出差公干。我便将体弱多病且晕车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托付给这两位,请他们路上多多照顾。”
    但随后陈策明得知长子丢失的消息:大致为3月3日凌晨3时列车到达河南郑州时,其妻子开始晕车,当吃了一粒防晕车的药(实际为安眠镇定类药)不起作用时,便又连吃了2粒。没过一会,药性开始发作,她睡着了。凌晨5时左右,列车到达河南开封站,在列车即将离站的前几秒钟时,那位中年男子突然站起身抱起陈华松朝车门口奔去,一位列车员问:“怎么搞的,现在才下车?”中年男子连说:“对不起,睡着了。”说完即抱着孩子跳下火车。
6人寻人小组查找8个月
    列车开动后那位50多岁的干部使劲地将陈策明爱人摇醒,她发现陈华松已丢失。列车长及乘警得到汇报后,立即都赶了过来,决定在一个不停车的小站临时紧急停车。一名乘警带着陈策明爱人和那位50多岁的干部下了车,下车后拦了一辆拖拉机直奔开封市公安局,开封市公安局立即在全市布控检查,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3月4日,西安乘警大队的大队长、教导员等12名警员以及部队的保卫干部相继赶到开封,陈策明也经领导特许离开了紧张训练的连队来到了开封。当时领导们都非常重视,立即兵分几路,一路在开封继续排查、一路到郑州找省公安局求得支持、一路直奔那位50多岁西安干部的老家杞县,因为他是唯一的证人,但不巧的是这位干部在回家后的当晚因肝脏破裂大出血而不治身亡。
    陈策明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部队与西安乘警大队联合成立了6人组成的查找小组,从1979年一直查到1980年,经过近8个月的艰难查找,却没有得到孩子的任何音讯。
宋庆龄曾写信安慰
    尽管当时的媒体还不发达,但陈策明丢子的信息还是传遍了全国。在1979年~1980年期间,陈策明夫妇收到全国各地的来信,特别是河南地区的群众来信约有几百封。陈策明说:“其中有安慰我们的,有向我们提供线索的,有愿意给我们帮忙的。这些信使我们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陈策明还告诉记者,特别让他们感动的是,当时的“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宋庆龄在得知他的遭遇后,亲自写信表示同情和安慰。
    “从1980年后,我们就没有一直专门寻找,一听说哪里有消息,就立即奔赴,30年来,跑过河南、陕西、山东等地,后来帮助好几个其他家庭寻找到了孩子,自己的孩子依然没有音讯。”陈策明说。
全家再做一次努力
    陈策明说,他老家在太湖,从部队转业后被安排在省立医院分院工作,还当过几年副院长,几年前退休。其爱人已从单位退休,二儿子已从法国留学回国,小女儿今年大学毕业现在电视台实习,一家人一直生活在合肥。
    生活越过越好,但陈华松的丢失还是一家人的心病。陈策明父亲已84岁高龄,总还是念念不忘他的大孙子,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全家团圆。
    “当然我们也深知,孩子的养父母不管是什么原因得到我的孩子,这30年的养育之恩是不可以忘怀的。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与孩子得以相见,决不会将孩子从其养父母手中夺回来,我们能够知道他在哪?能得以相见相聚足矣。”陈策明老人坦言。
    据陈策明介绍,孩子今年虽已31周岁,但一些基本特征是不会变的,如后脑较平,前额两侧发际较后,皮肤较白,两眉间有两个米粒大小的麻坑,右腿内侧(也许是左腿)有大拇指大小的胎记,血型为A型,脚趾较齐。
    陈策明说,他们全家要再做一次寻亲努力,一家人期待着奇迹,期待着全家团圆的一天。
             ·本报记者 季东平 ·

 

http://www.hf365.com/html/01/02/20080424/123064.htm?%01%d1%92%2b%05

 

匿名  发表于 2010-9-29 19:49
我男,是1978年左右出身,1979以后被人卖到江苏连云港的。我的QQ183788620手机13812438599
小禾 发表于 2010-9-29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2楼的,你有帖子里说的这个特征吗?
小禾 发表于 2010-9-29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将帖子标题修改为“寻找1978年出生,1979年在火车上被拐在河南开封一带的陈华松

点评

已改  发表于 2010-9-29 22:33
匿名  发表于 2010-10-2 11:09
我有可能是那个陈华松呀?怎么和陈策明联系呀?
匿名  发表于 2010-10-2 11:20
回复 1# 小老虎晓阳


    你好,怎么联系你啊。一个朋友感觉情况比较接近,想联系你。
寻亲群-爱心 发表于 2010-10-3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左边是寻家的孩子,大家看看像吗?

https://bbs.baobeihuijia.com/viewthread.php?tid=57361&page=1&extra=#pid134935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寻亲群-爱心 发表于 2010-10-3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左边是寻家的孩子,大家看看像吗?

https://bbs.baobeihuijia.com/viewthread.php?tid=29036&page=1&extra=#pid13496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hc758521 发表于 2010-10-3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像,一点都不像。
hc758521 发表于 2010-10-3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寻亲群-爱心


    给我的感觉很像,有一家的感觉。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10-10-3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很像
匿名  发表于 2010-10-4 11:10
本帖最后由 云晴 于 2010-10-4 17:05 编辑

我男,是1978年左右出身,1979以后被人卖到江苏连云港的。我的右大腿内侧有花生米大的胎记。
匿名  发表于 2010-10-4 12:52
本帖最后由 云晴 于 2010-10-4 17:04 编辑

我有可能就是陈华松,因为我的右大腿内侧有花生米大的胎记,
头像被屏蔽
云晴 发表于 2010-10-4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szw007688 发表于 2010-10-6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有联系呀?我有可能就是呀?我的右大腿内侧有花生米大的胎记,。我的电话;13812438599;QQ183788620

点评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57361-1-1.html 这位就是寻家的孙中文吧.  发表于 2010-10-19 15:43
szw007688 发表于 2010-10-20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什么情况吗?
hljlih 发表于 2010-10-20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寻亲群-爱心

这个非常像妈妈
szw007688 发表于 2010-10-20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心你好,你是说我非常像陈策明老人的妻子吗?
wencuiju 发表于 2010-10-20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位母亲丢失孩子都很痛心,但是我们都不要放过一线希望
dingding18 发表于 2010-10-20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1978年出生,1979年在火车上被拐在河南开封一带的陈华松

30年来,尽管生活一天好过一天,家庭和睦美满,但花甲老人陈策明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结未能解开。“我要再试一试,再找一找这个失散的孩子”,陈老步入晚年,再试试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幼子丢失
    陈策明老人的心结由何而来,时光要倒回30年前。
    据陈策明老人介绍,他是1949年出生,1968年入伍的,1979年春天,那场对越自卫反击的战斗打响的时候,他正在兰州军区某汽车团10连任指导员,他所在的部队作为预备队,进入一级战备。
    30年的时间都没有冲淡陈老的记忆,说起长子丢失的经过,他记得非常清楚,他说:“1979年3月2日刚刚来队探亲和看病的妻子,因部队进入战备状态,不得不带着年仅1岁零9个月的儿子陈华松返回老家。当晚我在陕西华县将他们母子送上了从西安开往上海的 76次列车,当时车上人不多,在一组6个座位的两排长椅上只坐了2位从西安上车的男旅客,一位50多岁的长者,自称是在西安工作的一位基层干部,另一位是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操河南口音,自称到上海出差公干。我便将体弱多病且晕车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托付给这两位,请他们路上多多照顾。”
    但随后陈策明得知长子丢失的消息:大致为3月3日凌晨3时列车到达河南郑州时,其妻子开始晕车,当吃了一粒防晕车的药(实际为安眠镇定类药)不起作用时,便又连吃了2粒。没过一会,药性开始发作,她睡着了。凌晨5时左右,列车到达河南开封站,在列车即将离站的前几秒钟时,那位中年男子突然站起身抱起陈华松朝车门口奔去,一位列车员问:“怎么搞的,现在才下车?”中年男子连说:“对不起,睡着了。”说完即抱着孩子跳下火车。
6人寻人小组查找8个月
    列车开动后那位50多岁的干部使劲地将陈策明爱人摇醒,她发现陈华松已丢失。列车长及乘警得到汇报后,立即都赶了过来,决定在一个不停车的小站临时紧急停车。一名乘警带着陈策明爱人和那位50多岁的干部下了车,下车后拦了一辆拖拉机直奔开封市公安局,开封市公安局立即在全市布控检查,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3月4日,西安乘警大队的大队长、教导员等12名警员以及部队的保卫干部相继赶到开封,陈策明也经领导特许离开了紧张训练的连队来到了开封。当时领导们都非常重视,立即兵分几路,一路在开封继续排查、一路到郑州找省公安局求得支持、一路直奔那位50多岁西安干部的老家杞县,因为他是唯一的证人,但不巧的是这位干部在回家后的当晚因肝脏破裂大出血而不治身亡。
    陈策明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部队与西安乘警大队联合成立了6人组成的查找小组,从1979年一直查到1980年,经过近8个月的艰难查找,却没有得到孩子的任何音讯。
宋庆龄曾写信安慰
    尽管当时的媒体还不发达,但陈策明丢子的信息还是传遍了全国。在1979年~1980年期间,陈策明夫妇收到全国各地的来信,特别是河南地区的群众来信约有几百封。陈策明说:“其中有安慰我们的,有向我们提供线索的,有愿意给我们帮忙的。这些信使我们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陈策明还告诉记者,特别让他们感动的是,当时的“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宋庆龄在得知他的遭遇后,亲自写信表示同情和安慰。
    “从1980年后,我们就没有一直专门寻找,一听说哪里有消息,就立即奔赴,30年来,跑过河南、陕西、山东等地,后来帮助好几个其他家庭寻找到了孩子,自己的孩子依然没有音讯。”陈策明说。
全家再做一次努力
    陈策明说,他老家在太湖,从部队转业后被安排在省立医院分院工作,还当过几年副院长,几年前退休。其爱人已从单位退休,二儿子已从法国留学回国,小女儿今年大学毕业现在电视台实习,一家人一直生活在合肥。
    生活越过越好,但陈华松的丢失还是一家人的心病。陈策明父亲已84岁高龄,总还是念念不忘他的大孙子,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全家团圆。
    “当然我们也深知,孩子的养父母不管是什么原因得到我的孩子,这30年的养育之恩是不可以忘怀的。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与孩子得以相见,决不会将孩子从其养父母手中夺回来,我们能够知道他在哪?能得以相见相聚足矣。”陈策明老人坦言。
    据陈策明介绍,孩子今年虽已31周岁,但一些基本特征是不会变的,如后脑较平,前额两侧发际较后,皮肤较白,两眉间有两个米粒大小的麻坑,右腿内侧(也许是左腿)有大拇指大小的胎记,血型为A型,脚趾较齐。
    陈策明说,他们全家要再做一次寻亲努力,一家人期待着奇迹,期待着全家团圆的一天。
山东小北 发表于 2011-1-18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1977年6月30日生1979-3-3在河南开封火车站被拐的 陈华松(男)

本帖最后由 山东小北 于 2011-1-18 20:26 编辑

本网站不保证寻子家长酬金承诺的有效性,知情人如需要有偿提供线索,请亲自与寻子家长联系确认,本网站及志愿者提供的寻人服务均是免费。

登记信息


  • 宝贝回家编号:3640
  • 姓名:陈华松
  • 性别:
  • 出生日期:1977年6月30日
  • 失踪时身高:70-80cm
  • 失踪时间:1979-3-3
  • 失踪人所在省:安徽省
  • 失踪地点:河南开封火车站
  • 失踪人特征描述:眉心中间有个绿豆大的小麻坑(天生的)。腿上有个胎记(由于时间太长家长记不清在哪条腿上了),椭圆形的有大拇指那么大。孩子的一侧耳前有芝麻大小的小孔,俗称“聪明孔”。
  • 提供准确信息者:(酬金:元)
  • 能够护送回家者:(酬金:元)
  • 其他资料:1979年3月3日,陈华松在其母亲的带领下乘火车从山西回安徽老家。凌晨时分,火车中途至河南开封站停车,对面座位上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趁孩子母亲服晕车药后睡着的机会,抱起孩子跑下火车。之后家里多方寻找都没有结果,已做DNA.
  • 注册时间:2008-4-25 7:21:46

·  宝贝回家志愿者 QQ接待群:1840533
站务电话:0435-3338090(吉林通化)
宝贝回家寻子网 咨询信箱:baobeihuijia@yeah.net
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宝贝回家寻子网   http://www.baobeihuijia.com/
公益网站 宝贝回家志愿者为寻亲者免费服务 重点帮助16岁以下失踪儿童


陈华松

陈华松父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爱心志愿者齐齐 发表于 2011-1-18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t.sina.com.cn/1709565750已转至我的新浪微博
南通云儿 发表于 2011-2-21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y3699 于 2011-2-21 16:36 编辑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62873-1-1.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草莓 发表于 2011-2-22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61395-1-2.html
76年左右出生81年在上海火车站被拐的福建男子贝儿寻家(

类别:宝贝寻家
宝贝回家编号:3890
姓名:贝儿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76---
失踪时身高:----
失踪时间:1981-5-1
失踪人所在省:上海市
失踪地点:上海市火车站
失踪人特征描述:本人自幼被人拐卖,已经二十多年,不记得亲生父母样子,只记得父亲很高,有很多朋友,母亲会打毛衣,小时候爸爸妈妈叫我贝儿...
提供准确信息者:---(酬金:元)
81年一个不冷不热的节日期间,不知道是五一还是国庆,在上海火车站,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当时车站人很多,很热闹,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在不经意的一瞬间,跟了其他人走了,走远了以后,看不到父母了,才感觉害怕,然后才哭起来。当时有可能的从其他地方来到上海,也有可能是从上海出发到其他地方,但是如果转车什么的,我是不知道也记不得了,总之,大海茫茫的感觉。后来转过两伙以上的人,到了福建莆田养家,期间坐了很多车,见到过很多的陌生人。带我离开上海的那个人,如果见到相片,我还能认出来。
  原来的家很模糊了,家里就是泥地板,但是非常干净,有时候水湿地面了而已,可以坐地上,还可以躺在上面。家里有个妹妹。但家里的人的名字全都不记得。没有下雪的印象,但见过房顶上全是白的。印象中冬天起床时很痛苦,因为很冷,要一件一件地穿好多衣服,但又不得不穿。吃的东西没什么印象,但好象有馒头吃时会很欣喜。面条是很大以后才有印象。记得吃过螃蟹或虾。水果没有印象。记得跟爸爸玩过骑马游戏。爷爷奶奶是跟父亲的兄弟一起住。家里应该是城镇的,买东西不用走很远。父亲应该是上班的,因为总出门,然后回家吃饭。妈妈总在家跟我们在一起,但也有不在家的时候,但很少。印象中自己总是在家里,睡觉的床很大。
  目前身高170不带鞋,63公斤,AB血型,头上一个旋,右手近似断掌,没有胎记或者痣之类的特征。
雨儿py 发表于 2011-3-25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类别:宝贝寻家 宝贝回家编号:22702 姓名:丁良彬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77年4月30日 失踪时身高:约1米 失踪时间:1979-6-15 失踪人所在省:吉林省 失踪地点: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火车站 失踪人特征描述:左臂上方有个约手指甲盖大小的疤痕下身隐私处有个约小米粒大小的黑痣,约3、4岁 身穿深色背带裤,皮鞋 ,家住二层楼家里有条黑色大狼狗 ,刚到养父母家的时候记得名字叫史(石)世明,被拐的来的时候正在收小麦。 提供准确信息者:(酬金:元) 能够护送回家者:(酬金:元) 其他资料:(雨儿跟进) 注册时间:2011-2-14 20:46:15
邢台-流浪 发表于 2011-9-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62853-1-1.html1979年在齐齐哈尔火车站丢失约3岁男 史(石)世明 寻亲生父母 22702,看看这个像不像?
南通云儿 发表于 2011-9-6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bs.baobeihuijia.com/viewthread.php?tid=72715&pid=238793&page=1&extra=#pid238793
寻家小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9-24 03:59 , Processed in 0.044308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