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41|回复: 1

昨长春街头发现乞讨儿童

[复制链接]
坤爸 发表于 2011-2-12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地址:http://dnews.dyxw.com/html/2011-02/12/content_179309.htm    刊发自吉林省东亚经贸新闻2010年2月12日
昨长春街头
发现乞讨儿童




  一男孩被带回救助站,他是否为被拐孩子,需DNA验亲  男孩被带回救助站  本组图片 记者 施忠威 助理记者 赵飞 摄  ▲工作人员发现两个乞讨男孩,想带他们回救助站  本报联合新浪微博以及社会各界人士推出了“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吉林省公安厅以及长春市公安局打拐办向群众征集线索,9日、10日记者接连两天走上街头寻找线索,并未发现乞讨儿童。  11日,本报记者联合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再次进行街头救助巡逻,在长春火车站发现一伙乞讨人员,两名成年女子带着两个男孩正在乞讨,其中一名15岁男孩被带回救助站接受救助。  踏查  9:40 红旗街  没有发现乞讨者  11日,记者早早就来到了长春市救助管理站,负责巡逻的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完毕。9时20分左右,在救助管理科刁厚民科长带领下开始上街寻找并救助乞讨儿童。9时40分,街头救助巡逻车首先来到了红旗街商圈,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乞讨者的身影。  9:51 桂林路  一老太太跪地乞讨  9时51分,记者一行人来到了桂林路。发现一名70多岁的老太太,正低头跪在地上,面前的乞讨工具里面零星放着几枚硬币。“你有什么困难?”刁厚民俯下身,对老太太嘘寒问暖,没想到她却突然站起来,表示自己可以拾荒,然后转身离开拒绝救助。  10:10 重庆路  男子裸身乞讨  10时10分,在重庆路一家商铺门前,记者见到一位上身赤裸的乞讨男子。没等工作人员开口,男子就起身,迅速穿上衣服离开。  10:50 火车站站前  出现乞讨男孩  10时40分,巡逻车来到长春火车站。记者跟随工作人员首先来到了站前地下商场,检查了各个出入口,并未发现乞讨者。  10时50分左右,当巡逻车朝着“太阳城”方向行驶时,记者突然在轻轨站点发现一个广告牌后面隐藏着两个身影,一名拄拐老太太身后站着一个孩子,两个人衣着破旧,行迹可疑。  “那有一个带孩子的!”记者高喊了一声,随后刁厚民科长迅速将车停靠在马路边,当记者一行人来到广告牌后时,那两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大家开始在附近寻找,突然看到那个拄拐的老太太,没一会工夫,一名身穿花上衣的中年女子带着两个男孩子围聚到她的身边,几个人站在那里说着什么。随后,记者和几名工作人员一起追了上去,就在此时,原本正在说话的4个人突然分散开,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别跑!”工作人员向4人示意,并拦住两名男孩,而拄拐的老太太不肯听从劝说,迅速消失在人群中;而那名中年女子在逃跑过程中被拦住。  救助  中年女子不接受救助  “跟我们回救助站吧,有什么困难跟我们说,我们一定帮助你们。”刁厚民一边安慰他们,一边将他们带往巡逻车上。与此同时,很多路人驻足围观,一同劝说这3个人接受救助。  然而中年女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救助,想办法用力挣脱,见女子不肯接受救助,年龄稍小(大概七八岁的样子)的男童在一旁大哭大叫起来,“我不去,放开我!”后来,他干脆躺在地上,手不停的抓,两只脚四处乱踢。这时,中年女子说这个男孩是她的儿子。“是你儿子,为啥看到我们你连儿子都不要就跑?”记者问道,她却没有回答,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她是我儿子,真是我儿子。”由于女子强行拒绝救助,工作人员只能放弃救助。  一男孩被带回救助站  随后,当大家返回到巡逻车旁时,发现那名年龄稍大的男孩已经坐在巡逻车里了,他倒是很镇静,既不哭也不闹,当看到陌生人,他就将头转向一边,朝着车窗外看去。  “先把他带回救助站,然后详细核实他的身份。”刁厚民说。  对话  男孩红着眼圈说想家  当日14时许,记者来到了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刚一走进大门,就看到了那个男孩。此时,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正在为其进行受助人员信息登记。记者看到,登记表上写明,男孩名叫杨永鹏、15岁、户籍所在地是甘肃岷县。“有个女的刚刚来过,自称是孩子的母亲。”工作人员介绍,前来认领孩子的女子就是那名穿花上衣的中年女子。  记者:你上学吗?  男孩:六年级了。  记者:你来长春多长时间了?  男孩:半个月。  记者:那几个人你认识吗?  男孩:(点点头)  记者:都是你什么人?  男孩:弟弟、姥姥和我妈。  记者:你在这里有亲戚吗?  男孩:(摇摇头)  记者:那你们来长春做什么?过年怎么没回老家?  男孩:(默不作声)  每次,当记者问起他们4个人来长春的目的,男孩都不回答。记者试图与他拉近距离,询问起他家乡的情况,发现男孩红了眼圈,他说自己想家。男孩告诉记者,一家人只有父亲(在河南)一人打工赚钱,他和姥姥、妈妈以及弟弟在长春租房子,并没有钱花,而当记者问起他妈妈做什么时,他拒绝回答。记者留意到,男孩左手上有一道鲜红的伤痕,男孩对此解释说,这是烫伤的。  在随后的交谈中,尽管男孩几度沉默,但记者一再追问下,男孩承认了自己“是来要钱的。”男孩说,弟弟、妈妈和姥姥,他们都是来长春要钱的,而且“要得来钱”,不是难事,但给的最多的是5元面值。“是我自己要出来要钱的。”男孩称,要来钱之后,他的妈妈也会给他零花钱,但对于每天的“收入”和他得到的零花钱是多少,男孩始终不回答。15时40分许,男孩被工作人员带去洗澡换衣服。  救助站说  乞讨男孩需DNA验亲  据刁厚民介绍,男孩的身份已基本了解,但他是否为被拐卖的,与那名妇女的真实关系,还需要等14日的DNA采血鉴定之后的结果来判断。  如果双方却为母子关系,该如何解救这名乞讨儿童?刁厚民介绍,如果他的父母有经济能力,将劝说他们将孩子送回老家。  心理专家  乞儿长大后或危害社会  远走他乡、跪地乞讨,对于乞讨儿童今后成长会造成哪些影响,记者咨询了国家职业高级心理咨询师王春勇。“乞讨对儿童的成长及心理势必会造成影响,尤其是年龄较小,没有自我意识的儿童。”王春勇说,据观察在一般的乞讨组织中,较多的是老妇人带着孩子乞讨的,由于年龄较小的孩子容易被“操控”,并会在乞讨过程中找到“乐趣”、尝到“甜头”。倘若已经是十七八岁的青少年,他们已经具有主观意识,便会认为当街乞讨会很害羞,而这时,他们就有可能做出危害社会的行为。  新闻延伸  甘肃省岷县小寨乡  全国有名的“乞丐乡”  甘肃省岷县小寨乡(现改为中寨镇小寨办事处)是全国有名的“乞丐乡”,在长春街头出现的那些抱小孩乞讨的妇女,大多是甘肃岷县人,多分布在重庆路一带。有一些儿童甚至是被租借来的,乞讨者为博得路人的同情,不惜将孩子掐哭,“逼迫”路人施舍钱物。  紧急行动  如果您发现乞讨儿童,请拨打本报热线电话0431-88488911,或拨打举报监督电话:省公安厅0431-85627833;长春市公安局0431-84685800。除此以外,您也可以将拍摄的照片上传至自己的微博并在本报新浪和搜狐官方微博留言、或者直接发送到sheqingren@sohu.com提供线索。  本报驻新浪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dyjm;本报驻搜狐官方微博:http://dyjm.t.sohu.com    记者 陈海宁 实习生 刘琳  微博:sohuchn.t.sohu.co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千纸鹤 发表于 2011-2-12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改变贫穷,才能改变现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10-25 09:46 , Processed in 0.032979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