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808|回复: 1

[一般新闻] 因为不识字,26岁被拐后找不到回家路,19年后回家父母已因病去世

[复制链接]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20-1-7 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玉碧父母早死亡,在几个兄妹中,只有最年幼的弟弟陈庆华老实本分,在近50岁时,才娶到老婆。弟媳许期凤比弟弟陈庆华小了近10岁,结婚后,他们很快有了一个儿子。晚年娶妻又生子,这原本这是一件大喜事,但有一件事,陈玉碧却一直放心不下。

原来,许期凤没有身份证和户口,陈家人不知道她的家乡在哪里,也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家人和朋友。2011年的时候,许期凤经人介绍与陈庆华相识。当时陈家人问起她的过往,她总是吱吱叫喔喔,避而不谈。


虽然如此,许期凤与陈庆华还是举办了婚礼,但至今没有领取结婚证。后来生下孩子,陈家人再次询问许期凤的身世情况,但她仍是不出声。旁人无法理解,为何许期凤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家乡,并解决掉户口证件的问题呢?

时隔多年,陈家人再次将许期凤的身世问题提上日程。此时的陈家人,已经完全接纳了许期凤。他们真心希望能帮她打开心结,找到家人。在这种情况下,许期凤才缓缓将自己的身世道来。


原来,19年前,26岁的许期凤在家乡的一家饭店打工,被常来饭店吃饭的一名男子拐卖,并以600元的价格卖给了福建大山里的一名男子。而这个男子就是许期凤的第一任老公。

谈起自己的被拐卖,许期凤说,当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许家清贫,从小自己没有上过一天学,大字也不识一个。而为了供家中的弟弟上学,许期凤早早在外打工,帮衬着父母。


在许期凤26岁时,她谈了一个男朋友,但这段恋情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当许期凤带着男友回家时,被父亲用刀将男友逼走,而自己也被父母禁闭在了家中。但她趁父母外出赶集的时候,逃到了镇上,并在一家饭店找到了工作。然而,不久后,她就能被拐卖了。

许期凤好像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而那次的叛逆出逃,是她柔弱人生中最激烈的一次反抗。而正是那次叛逃,她的人生因此改变。许期凤回忆,在第一段婚姻里,因为丈夫不爱做事,她吃足了苦头。


后来,第一任丈夫在30多岁时去世,留下她与大儿子相依为命。幸好,历经千帆,她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陈庆华,最终找到了一个还算可靠的港湾,也稍稍看到了一些生活的希望。

嫁了两个老公,生了两个儿子,转眼间,许期凤在福建已经生活了19年。回忆起那段被拐卖的痛苦往事,许期凤泪如泉涌。可是,她被拐卖时已经26岁,已是一个能记事的成年人,为什么她没有去寻找自己的家人,回到父母的身边呢?


许期凤说,她想回去,但是她没上过学,大字也不识一个,她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县的,只记得是大桥镇的,她家的房子后面是山,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弟弟。记者在本子上写下“许期凤”三个字,可许期凤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而数字,她只会写“1”。

虽然不认识字,可为什么她对寻亲这事又为何如此排斥呢?她在逃避什么?许期凤说,她怕爸爸妈妈责骂她,怕爸爸妈妈打她。“怕妈妈打我!”这句就像三岁小孩子说出来的话,却成为许期凤20年来不肯回家的原因。

这些年来,对于自己的父母,许期凤并不是没有思念,她说有时候看到别人家的父母,就会想到自己的父母。现在,当心扉打开,她第一次放声痛哭。当年她不顾劝阻,偷偷逃出家肯定狠狠地伤了父母的心,如今回去,一定会让年迈的父母气得暴跳如雷吧!许期凤这样想着,愈发想回又更怕回。


许期凤的纠结得到了现任丈夫陈庆华的理解,他说妻子的亲人就是他的亲人,他也希望妻子能回家认亲。在丈夫的劝说下,许期凤放下心结,找到了当地“宝贝回家”的志愿者。

因为许期凤还记得自己父母和弟弟的名字,“宝宝回家”志愿者很快找到了许期凤广东那边的家人。寻亲记者也很快赶赴广东韶关。当记者来到村里时,他们走访了附近的村民。村民们回忆,村里确实有个叫许期凤的姑娘,而且长得很漂亮。


在村民的记忆中,许期凤长得特别白,相貌姣好,年轻时是村里出了名的漂亮,她失踪多年这件事,大家也都知道,但不清楚原因。如今,她的父母已经过世,只留下一个弟弟许春华。

记者在许家家门口见到了许春华。他说他确实有个姐姐叫许期凤,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当年父母反对姐姐的婚事,是因为当时男方品行不端,有打牌的恶习。在婚事遭到父亲的反对后,许期凤选择了沉默,但许春华知道,在姐姐心里,其实已经认定了这个人。后来,姐姐突然消失,父母还以为是被她的男朋友拐走了。


在姐姐被拐走后,父母多方寻找,最终无果。多年后,他们都以为许期凤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注销了她的户口。但是思念却一直还在,父母也经常因此吵架,并相互指责。两位老人分别于2012年和2014年相继患病去世,至死都没有瞑目。

这些年来,许春华为了给父母治病,已是负债累累。但讲起自己经济上的窘迫,他在语气上却格外轻松。年近40的他,也仍是孑然一身,没能娶上老婆。家中原先的老房子早已经倒塌,而这间小小的新房还是政府出钱帮他修建的。


回忆这些年来的孤单,许春华说别人家过年放鞭炮,而自己只能早早吃了饭就上床睡觉。不怕没钱,只怕孤单。这些年,在这间空空的没有一件像样家具的房子里,他的心也是空空的。此时的许春华却不知道,在遥远的福建,他的姐姐正在迫切地寻找着他。

在得知弟弟的情况后,许期凤立马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与弟弟视频连线。在连线中,许期凤得知了父母已经去世、以及弟弟至今未婚的消息。说到后面,许期凤哭了,而视频另一端的弟弟安慰着她,他让姐姐坚强一点。


许期凤说,当她生下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很想回去。她说只有当自己做了母亲,才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然而,因为不识字,因为是被拐卖,也因为心里的惴惴不安,她错失了与父母相见的良机。到最后,却连被父母痛骂一顿的机会都没有了。

痛哭过后,许期凤决定立刻回广东与弟弟团聚。因为许期凤没有身份证,做不了高铁和飞机,便由爱心企业专门开车护送她回去,大姐陈玉碧也陪同一起。


失散多年的至亲团聚,应该是人山人海的堵在村口,而此刻,只有弟弟许春华独自一人蹲在村口,望着进村的小路煎熬地等待。说到姐姐,许春华开始还谈笑风生,他说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在视频里哭呢?可当被问到有没有想姐姐时,他的声音明显哽咽了。对于许春华而言,姐姐许期凤是他唯一在世的亲人。

当许期凤从车上走下来,向许春华走去的时候,她忍不住痛哭失声。没有过多的语言,紧紧地一个拥抱是此时对亲人最深的思念和歉疚。19年的望眼欲穿,终于等来了此刻的姐弟相拥,一个失声痛哭,一个轻声安慰。而这泪水和笑容,一律是喜悦,一律是幸福。


在车上时,陈玉碧对许期凤说,天下的父母对子女是没有隔夜仇的,子女犯错,父母会骂,但另一方面,那也是。骂过了,爱仍在。如果许期凤能早点明白这一点,或许今天的团聚会来得更早一点。也或许,年迈的父母也还能见上女儿最后一面。不管怎么样,遗憾已经留下,只希望这迟来的团聚能更迟久一点,让亲情也更浓烈一点。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4972637370200593&wfr=spider&for=pc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一路欢歌周 发表于 2020-2-16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恶的人贩子!严惩不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0-10-22 19:26 , Processed in 0.02554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