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56|回复: 1

[寻亲线索] 爱心志愿者长期实地走访助力寻人

[复制链接]
战士 发表于 2017-12-28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圳晚报讯(记者 李晶川 罗典)昨日,深圳晚报推出深圳市福利院孤儿、边防战士南豆子回深寻亲故事(详见本报2017年12月27日A06-A07版报道)引发社会热烈反响,不少网友在朋友圈转发希望能帮南豆子找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南豆子也在深圳ZAKER报道下方留言:“有你们的祝福我一定会很快就能找到。谢谢。”同时,深晚也协调多部门及社会机构共同关注寻亲,南豆子曾寻求帮助的“宝贝回家网”志愿者也向深晚记者披露了更多寻亲进展和细节。

“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想想也是”是南豆子寻亲的直接推动人,2015年接到这个求助后,“想想也是”第一时间联系上南豆子,采集到他的信息。经过深圳十多个志愿者的实地走访,志愿者们将南豆子当初走失的地点锁定在南头一带多家农贸市场。当初负责实地走访的志愿者“金子”记得,南头古城的农贸市场和南豆子描述的场景相似度极高。当时“金子”和志愿者们找到市场管理处,工作人员说每年在市场来往的菜贩太多,十多年前市场的登记资料是纸质的,很多资料已无法找到。随后,志愿者们又走访了南新市场和南头街等地,可惜这些地方和南豆子描述的相似度不高,志愿者们只能放弃。

后来,“想想也是”接到讨论组中另一个志愿者“老陈”的线索,2012年前后,“老陈”某天在南头古城附近看到一个头发杂乱、下巴有点尖的男子坐在地上,摆出一张寻儿启事。据“老陈”回忆,男子自称河南人,2001年前后在深圳丢失五岁大的儿子,当时自己忙着买菜,孩子在附近走丢。志愿者们来到“老陈”描述的地方张贴寻人启事,可惜后来依然没有找到该男子。

几个月后,“想想也是”联系南豆子,让他采集自己血样寄给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打拐办进行信息比对。但截至目前,“想想也是”还无法确定南豆子的DNA信息是否已入库。

深晚记者昨天通过查询当时送南豆子去派出所报案的欧阳吉华身份信息时发现,派出所笔录当时登记欧阳吉华为“湖南源江人”为笔误,欧阳吉华应是湖南沅江人。目前深晚记者正协同相关部门进一步寻找当初走丢事件经历者。市民如可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欢迎拨打晚报热线:0755-83929999,邮箱:baoliao@126.com

http://wb.sznews.com/PC/content/201712/28/c269101.html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17-12-28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边防战士南豆子深圳寻找亲爹妈

▲应记者的请求, 南豆子帅气地摆出一个散打姿势。

南豆子当年的被送往社会福利中心的审批表。

南豆子(前排左二)在兰州军区兵种训练基地新兵五连精英示范班时与战友的合影。(翻拍)

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罗典/文 李晶川/图

“豆子,你别洗菜了。快把刚给你买的特产装进行李。”郭大秀刚挽起袖子准备把水槽里的蔬菜沥干时,忽然回头对在一旁打下手的南豆子嘱咐道。“晓得了。”南豆子一面回着话还不忘嘟囔,“每次回来老妈都爱唠叨,我都长大了。”

3个小时后,南豆子就要踏上飞往拉萨的航班。这个现在站起来比她还高的孩子即将回到4000多公里开外、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边界上戍守边疆。

入伍4年,这是南豆子第二次回家。这个不大的家,郭大秀布置得十分温馨,一间卧室常年给南豆子留着。尽管南豆子在她家里寄养时间不长,但是这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俨然是自己的亲儿子。

在郭大秀着急为南豆子准备午饭的时候,在南豆子的另一个“家”——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已经早早为他安排好车准备送他去机场。16年前,南豆子被送进福利中心,这个命运坎坷的孩子就成了所有人的牵挂。两个“家”相距不过数百米,构成了南豆子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如今,南豆子回到这两个“家”是为了想要解开自己的心结:他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爸妈,寻找原本属于他的那个家。

寻人关键词

深圳警方笔录记录丢失信息:

2001年1月8日上午11时走丢,短发,蓝色长袖蓝色裤子,穿拖鞋,疑似湖北口音

以下信息由南豆子回忆整理,或有偏差:

家乡信息:冬季会下雪;当地饮食有米饭和馒头;田里会种沙瓜和西瓜;村里有池塘,村民会在池塘洗衣服。

当地习俗:春节期间不可以在池塘边插香或放鞭炮,“怕有水鬼”。

家人信息:父母在外打工,爷爷奶奶在家乡带小孩,爷爷腿脚不便或有残疾,奶奶会刺绣会喊他的妈妈“xiu xiu”(当地方言,发音偏三声);家里还有一个更小的孩子(性别不详)曾经在深圳走丢后被找回;和父母坐卧铺大巴来深圳,那是南豆子第一次到深圳。

故乡有雪,“xiu xiu”是他唯一的有声记忆

16年前,南豆子在深圳南头检查站外广场丢了自己,也“丢了名字”。南豆子的档案显示,他出生于1995年前后。两页泛黄的原深圳市公安局南联派出所(现南头派出所)的笔录,记录了当年那个孩子的一段充满变数的命运。

2001年1月10日,一个以收破烂为生的老人牵着一个小男孩走进南联派出所。老人名叫欧阳吉华,时年50岁,湖南源江人。他告诉民警,1月8日上午11时,自己在南头检查站外广场看到一个小孩在路上边哭边走,担心孩子遇到危险,便暂时把他收留在身边。带着小孩在周围寻找家人无果后,欧阳吉华只好带着孩子来派出所报案。这个小孩就是南豆子。

在警方的笔录里,欧阳吉华描述南豆子丢失时写道:“上身穿蓝色长袖、下身穿蓝色裤子、脚穿拖鞋,短发、扁脸,身高80cm,孩子像是湖北口音。”

记者看到南豆子的时候,这个皮肤黝黑、体格强健的年轻人已经和笔录中描述的瘦弱的小孩判若两人。在交谈中,南豆子对自己走丢的这段经历似乎十分在意,每每谈起细节时,南豆子都不自觉绷着身子,仰头蹙眉努力回忆。

“我当时的记忆都是碎片化的,但是有些细节让我至今都难以忘记。我希望这些记忆能让我找到自己的爸妈。”南豆子在谈及自己印象中的故乡时,眼神不自觉放空,语气变得柔软。

“那时候家里穷,吃饭还用手抓,爸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我们家除了我还有一个更小点的孩子,可惜我记不清是弟弟还是妹妹。”在南豆子的记忆里,故乡的冬天会下雪。家门口不远处就是池塘,村里的人会常常去那里洗衣服。每到过年的时候,大人都会嘱咐小孩不可以在池塘边上插香或者放鞭炮。“大人说那样会招来水鬼。”南豆子回忆说。

故乡的地里有沙瓜和西瓜,小时候调皮的南豆子还和小伙伴常常去偷瓜。南豆子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腿脚不便,似乎有一条腿有残疾。奶奶会刺绣,也会称呼他的妈妈“xiu xiu”(当地方言,发音偏三声)。这句“xiu xiu”成了南豆子记忆中唯一对故乡的有声的回忆。

南豆子记得,2001年冬天,爸妈带着他一起乘卧铺大巴来到深圳。那是他第一次来到这座遥远而又陌生的城市。他不记得坐了多长时间的车,只知道自己是在睡梦中被父母抱着来到他们当时在深圳的家里的。几天后,爸妈去菜市场卖菜,自己无聊就下楼玩耍。穿过菜市场后,贪玩的他跳上一辆公交车,稀里糊涂地坐着车一路前行,下车后却发现周围环境变得完全陌生,他把自己弄丢了!在路上边走边哭的南豆子遇到了捡破烂的欧阳吉华。

在欧阳吉华报案的第二天,南联派出所把南豆子送到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在这里他有了人生中第二个“家”和一个新名字——“南豆子”。这是福利中心的老师给他起的名字。南,是因为他在南头被人捡到;豆子,也许是一种昵称。现在福利中心的何小玲主任也记不清为什么给他起了“豆子”这个名字。

“国家把我养大,现在我长大了也要报效国家”

在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健康的小男孩很招人喜欢。机灵活泼的南豆子不久就找到了自己第三个“家”。从香港来深做志愿者的蔡智慧成为南豆子的第一个“寄养妈妈”。

喜爱运动的南豆子很快被蔡智慧送到珠海一所文武学校学习,封闭式的教学和寄宿经历让南豆子较早独立。毕业后,豆子选择了去河南少林寺学武。那时候南豆子喜欢到处旅行,走过很多地方,南豆子说自己最爱东北,因为那里的冬天也有雪。

求学时,每年寒暑假,南豆子都会去福利中心保育员郭大秀家里借住。这是南豆子第四个“家”。在这里,南豆子学会了地道的襄阳话,还学会了和两个姐姐撒娇偷懒不写作业。每次南豆子回家,郭大秀都会买上他最爱吃的鱼和虾。温馨有爱的家庭和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南豆子感受到了温暖。2012年,蔡智慧由于身体原因不得不解除和南豆子的寄养关系。经协商,郭大秀成了南豆子第二位“寄养妈妈”。

“国家把我养大,现在我长大了也要报效国家。尽管力量不大,但一点一点地积累也会有大能量。”2013年9月,南豆子应征入伍。穿上军装,投身报效祖国的军营,南豆子满腔热血。2分钟做170个俯卧撑,3000米跑出9分21秒的成绩……出色的体能让他在新兵中崭露头角。入伍第一年,他就获得“优秀新兵”的称号。在福利中心南豆子的档案里,何小玲细心地将他寄回来的每一张奖状都收好。这些荣耀让南豆子的人生变得丰富而充实。

16年前,何小玲看着南豆子走进福利中心,当年调皮的小孩如今已比自己都高,说起话来铿锵有力。较早的独立让豆子身上多了份少年老成的气质。“我长大了也有能力了,可以靠自己双手立足。”这是南豆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回不去的故乡,难以弥补的遗憾

求学和参军让南豆子辗转很多地方。现在南豆子会说四川话、河南话、湖北话、东北话……今年,南豆子被调到高原戍守边疆。曾经懵懂的新兵如今已是经验丰富带新兵的士官。看着一茬茬战友来来去去,看着别人家的爸妈来看望新兵,莽莽高原上,大风刮过卷起黄沙,有时候南豆子会感到蓦然的孤独。

很久很久以前,南豆子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自己和爸妈在当年自己走丢的路边相遇。梦里的阳光很强烈,妈妈的怀抱很温暖,可是父母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南豆子谈起这个梦时红了眼睛,他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后来也梦到各种和父母相遇的场景,最多的就是在那条走丢的路边。”可是,那条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在哪里。

曾经因为贪玩走丢成了南豆子心里无法弥补的愧疚,随着自己渐渐长大,内心的空缺被逐渐放大。

南豆子动了找爸妈的念头。因为他觉得自己一不小心,给亲生父母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伤害。

2015年,南豆子第一次休假回到深圳,他尝试着在“宝贝回家网”上注册了账号,登记了自己的信息,还采集血样送到志愿者手里。时间慢慢过去,一直没有好消息传来。今年3月份,南豆子又尝试报名参加寻亲栏目“等着我”,可是至今依然没有收到回复。

郭大秀知道后,告诉南豆子说,你应该试着找一下深圳的媒体,因为你当初是在深圳和家人失散的,也许深圳媒体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就这样,他专程休假回到深圳,坐在了记者面前寻求帮助。

休假最后一天,福利中心的老师们送他启程去边疆。深圳冬季的阳光依然温暖,车里的人昏昏欲睡。车辆路过南头时,同行的老师对南豆子说,这里就是当年的南头检查站附近。南豆子睁开眼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没有人看清他的表情。

这是一个冬季不会下雪的城市,也不是南豆子的故乡,却成为他人生发生最大变故的地方。他在这里丢失了故乡,也在这里得到社会大爱。如今他再度回到这里,想寻回亲生父母和丢失的名字。他说,或许当年一个小时的错误,需要他用一生弥补,父母或许在远方渐渐老去,这条漫漫回乡路看不到尽头。

在经过6个小时飞行后,他将去到遥远的日喀则,扛起钢枪守卫祖国的边疆。临走时,南豆子在这座城市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一拥抱告别。他一直介怀自己还欠亲生爸妈一个拥抱和一句“对不起”。

陪他办理值机手续时,深晚记者悄悄问他,如果让他给自己的寻亲行动的成功率打分,在他心目中可以打多少分?南豆子想了想说,如果用100分来算的话,我打40分吧。

走进机场安检口时,他和送行的人们挥手告别,然后很自然地让在机场工作的姐姐——郭大秀的大女儿牵着他的手隐没在人海里。

他在这里丢失了故乡,也在这里得到社会大爱。

如今他再度回到这里,想寻回当年丢失的名字。

http://wb.sznews.com/PC/content/201712/27/c267955.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9-22 09:41 , Processed in 0.033796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