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79|回复: 0

[一般新闻] 4岁与家人失联6岁乞讨漂泊23年 男子辗转多地寻亲未果

[复制链接]
战士 发表于 2017-10-30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亲男子阿亮(图片由本人提供)
    (原标题:4岁与家人失联6岁乞讨漂泊23年 他只能在梦中牵父母的手)
    他的讲述:坎坷童年
    4岁那年在医院醒来后,就再没见过亲人
    10月下旬,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志愿者给记者转来了一篇寻找父母的帖子,发帖人正是阿亮,记者通过QQ与他取得联系。阿亮告诉记者,他想寻找失散了20多年的父母,并讲述了这些年的遭遇。
    “因为双手和双脚有缺陷,我隐约记得4岁那年,在儋州一家医院接受治疗时,有一天醒来后就发现父母不见了。之后,我便从原来的病房搬进了一间仓库,期间一直是一位女护士在照顾我。在医院住了数月后,我就被送往当地一家养老院。”阿亮说,因为想家人,他曾数次偷偷跑出养老院,但都被好心人发现并送回了养老院。
    被3名陌生人带到河南,开始了乞讨生活
    “一天夜里,我又偷偷跑了出来,在城区遇到一个20多岁的男子,他说可以帮我找到父母。听到这话,我便跟他走了。”年少无知的阿亮,跟着陌生男子辗转儋州、三亚、海口等地,却始终未找到父母。阿亮说,后来男子还称腿脚不好,多次让他去乞讨。
    阿亮回忆,有一天夜里他在乞讨时,3名陌生人见他口齿伶俐,便偷偷把他抱走了,那年他6岁。“他们带着我,当晚就坐上了船,后来得知是去海安。”阿亮告诉记者,随后,他跟着3名男子,辗转广东、广西等地乞讨,“因为年纪小,加上身体有缺陷,一天乞讨下,收获颇丰。当然,也有讨得不多的时候,我便会遭到一顿毒打。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又被三人带往河南郑州,继续乞讨。”
    逃出魔爪躲火车站取暖,被好心人收留
    阿亮回忆,到达河南的时候是11月份,正值寒冬,过往的行人都裹得严严实实,而年仅6岁的他,则穿着单薄的衣服在火车站乞讨。“突然一只手将我拉住,拽着我往火车站里走去。我抬头一看,是3名男子其中一人,他想偷偷把我带到河南焦作。”阿亮说,就这样,他又跟着那名男子到了焦作市,他趁那名男子喝醉时,偷偷跑了出来,躲在稍微暖和点的火车站售票大厅里,“当时我冻得瑟瑟发抖,有好心人看到了,便给了我热水和一些饼干。”
    阿亮说,他在火车售票大厅里待了一天后,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他面前,“孩子,你跟我走吧。”因为之前的遭遇,听到这句话,阿亮立刻绷紧了神经,他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他劝了我好久,我就是不肯,跟他同行的人也劝他,说‘孩子不愿意就算了吧,不要强求了’。但是,他还是迟迟不愿离开。
    “后来,我看他面善,感觉和之前的那些人不一样,最后还是跟他走了。”阿亮说,这个选择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次赌博,“放手一搏,这一次我赌赢了。”带走阿亮的这名男子叫老袁,后来成了阿亮的养父。
    养父不顾家人反对,带着他走南闯北
    10月24日,记者根据阿亮提供的电话,和老袁取得联系。老袁介绍,他是河南焦作人,当年在山西当矿工,具体是哪一天遇见阿亮他也记不清了,但他记得,那年正值11月下旬,因为天气寒冷矿厂停工,他便和几名老乡一起坐火车回家。“来到火车站后,我看到一个小男孩衣服单薄,脸蛋冻得通红,便上前询问,他的口音不像本地人,说自己是海南三亚人。”老袁说,因为从没去过海南,他当时根本不知道三亚在哪,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他,还是决定先将阿亮接回家。
    “回到家后,我的家人很反对,我便搬出来住,带着阿亮一起生活。”就这样,老袁和阿亮的“父子关系”正式开始,“一个月后,河南的天气越来越冷,有一天我给阿亮打热水洗脸时,隐约间听到他喊了一声‘爸’,我先是一愣,眼泪不自觉就流出来了。”往事一幕幕在老袁眼前浮现。
    “他对我很好,不打我也不骂我,在心里,我早就认定他是我爸爸了。”阿亮在QQ上告诉记者,自那以后,他便有了自己的名字,叫袁文亮。第二年开春后,阿亮开始跟着老袁走南闯北,无论这个河南“爸爸”去哪里,他都跟到哪里。
    没有身份证,只能到处打零工辛苦生活
    阿亮说,因为年纪小就开始在多地摸爬滚打,由于缺乏教育,他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误入歧途。“13岁那年,那些人叫我出去,说是打架,我就去了,结果是去抢劫,我被判入狱四年。”说起这段经历,阿亮悔不当初,出狱后决定重新开始。“养父很支持我,借钱给我做些小生意,还支持我去找亲生父母。”
    渐渐长大的阿亮,既想工作挣钱又想回到亲生父母身旁,便独自搭上了前往湖南的客车。“因为没有身份证,找工作时常常会碰壁。”阿亮说,在外打工的日子,他很珍惜别人给的机会,干活时绝不会偷懒,没工可打时就靠拾荒过活。因为努力认真地生活,阿亮的日子渐渐好转了起来,还有了女朋友。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找到亲生父母。”对家人的印象,阿亮只记得父亲身材高挑、留着胡子,“好像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当时住的那家医院,好像有‘农垦’二字,医院斜对面的丁字路口旁有家幼儿园……”除此之外,其他的记忆早已随着岁月变得模糊。
    记者跑腿
    儋州那大敬老院:时间久远没有留档,正在尽力查找询问
    10月24日下午,记者同儋州民政局取得联系。据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以前,儋州市内只有敬老院,并没有养老院,而老年服务中心也是在2003年开张的,福利院则是2008年建的,2009年才开始运行,“在2000年前,当地的孤儿一般会被收留至儋州市那大敬老院,但是当时并没有留档,所以无法查询到阿亮是否曾被儋州市那大敬老院收留。”工作人员介绍,截至目前,儋州市福利院所有儿童均已有户口。
    随后,记者与儋州市那大敬老院的陈院长取得联系。据陈院长介绍,那大敬老院是1970年后建立,此前也收留过孤儿,但他是2009年才开始在敬老院工作的,当时孩子们早已被转至当地福利院,“我可以询问一下此前敬老院的老员工,帮忙查询阿亮的身份。”于是,记者便将阿亮的个人身体特征等信息报给了陈院长。
    阿亮的寻亲之路,本报将一直陪他走下去,直到找到他的亲生父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9-28 09:40 , Processed in 0.029246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