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72|回复: 6

[寻亲线索] 1岁儿子被邻居抢走 11年后人贩落网娃仍下落不明

[复制链接]
战士 发表于 2016-10-20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申军良向记者展示失踪儿子申聪的照片
  痛苦记忆:儿子被出租屋邻居抢走了
  寻找:在增城贴了2万张寻人启事
  10年破案:嫌疑人落网 孩子下落仍不明
  最后的两条线索:孩子你在哪里?
  “我们一家人等了11年多了,现在抢走我孩子的嫌疑犯全部归案了,但是孩子还没有回来。”昨日,寻子父亲申军良告诉记者,今年3月,当听说从嫌疑犯口中审讯不出孩子下落时,当晚,自己在黄河边坐了整整一夜,“很想跳下去!但想想我妻子疯疯癫癫的那个样子,想想老妈身体又不好,天亮后,我还是回家了!”
  2005年1月4日上午,还差两天就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增城沙庄一间出租屋被人抢走,作案者中就包含了自己出租屋的邻居。儿子被拐走后,妻子于晓莉患上精神疾病,申军良一个人挑起了照顾妻子和寻子的重担。为了寻回儿子,他掏光了积蓄,卖光了家产,还背上了30万元的债务。为了寻找儿子,他仅仅跑遍了几个城市,仅仅在增城大街小巷,他就贴了2万份寻人启事。纵然如此,儿子至今还是下落不明。
  申聪
  申聪,2003年12月7日出生,2005年1月4日于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内被抢走,被抢走时仅1岁,身上穿着黄色的秋衣,带有蓝色方格的棉衣,下身没有穿衣服。小孩的屁股上有一圆形朱红色的胎记,右大腿处有长形红色胎记,左脚趾头有一点绿色胎记,左眼角处有一小孔。
  痛苦记忆:儿子被出租屋邻居抢走了
  “大家是邻居,你说他们怎么忍心下得了狠手?”
  2004年,申军良从河南周口市淮阳县老家来到增城打工,在一家塑胶玩具厂做中层管理人员。随后,妻子于小莉带着不满周岁的儿子申聪也来到这里,他们三口在增城沙庄江龙大道68号三楼一间出租屋安下了家,没想到这里却会成了他们的绝望之地。
  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40分,这个时间点就像一根刺一样深深扎到申军良的肉里。此时,他正在距离出租屋200米远的公司里上班,刚开完会,突然手机就响了,电话里传来妻子撕心裂肺的声音,“儿子在出租屋里就被人抢走了!”申军良心里一阵慌,连忙跑回出租屋,但为时已晚。
  说起当时的情景,申军良一个劲的叹气。“当时,我妻子正在出租屋内做饭,儿子申聪就躺在床上睡觉,突然有两个人进入了房间,一个从身后把我妻子抱住,我妻子拼命呼喊,此人就朝她脸上喷了不明液体,随后用胶带捆绑住双手,蓝色袋子罩住了头。另一个人就抱起床上的儿子冲出门外,跑掉了。”申军良表示,大约5分钟后,妻子挣脱开捆扎手臂的胶带追过去,但已没了人影。
  “沙庄派出所就在出租屋斜对面,我们马上过去报案。当时值班民警询问半小时后,最后动用了一辆警车向南追了大约两公里,说是追不上了,回来后,说是24小时后立案。”申军良说,最后通过多方调查确认,住在自己出租屋斜对门的一位贵州籍邻居就是作案嫌疑人之一。
  “我们住在这栋出租屋的305房,嫌疑人就住在308房。他们是一对夫妻,还经常看到我儿子进进出出,大家都是邻居。你说,他们怎么就忍心下狠手了呢?”申军良向身边人不停发问。
  寻找:在增城贴了2万份寻人启事
  “孩子丢了三年后我回了一趟老家,看到白白胖胖的儿子的照片,眼泪就蹦出来了。”
  突来的变故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备受打击。“当时,我妻子已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出事后,精神受到很大刺激,一天到头不停哭,后来就有些精神失常,变得疯疯癫癫。”申军良说,2005年,二儿子的出生给妻子带了一些安慰。
  由于经历了大儿子被抢走的片刻,于晓莉变得对任何人都有戒备。“我妻子整天守着二儿子,不让外人碰,也不让人抱,走一步跟一步。”
  事发之后,整个家庭都很快动员起来,一起加入了南下寻亲的队伍。“我们全家人轮流一天24小时在增城市沙庄派出所门口等消息,在那里呆了差不多一年左右,不敢离开,生怕漏掉孩子的消息。”申军良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连好几天下雨,都是老父亲在那里等,每天他的身上都是湿的,几天熬下来,父亲也得了一场大病。
  当年,申军良就辞掉了令人羡慕的工厂经理的工作,把重心转移到找儿子,给妻子治病上面,“从2005年到2010年,每一天都在忙这两件事。”
  一连3个年头,申军良不敢回河南老家过年,“出来时,带着儿子走的,回去时,却没了儿子。我自己没脸见家里乡亲们,怕人家笑话。”直到2008年春节,申军良回了一趟老家,看到相框里儿子的白白胖胖的照片,还没有给家人打招呼,泪珠就蹦了出来。家人见状,赶紧把照片收了起来。
  “最开始在增城找,走遍了大街小巷,大约贴了2万份去贴寻人启事。后来听说偷孩子的人去了珠海、深圳一带,我就又追到了珠海、深圳,没有目标,走到哪里,就一摞摞的印刷寻人启事去张贴。”申军良说,为了找儿子大约一共贴了五六万张寻人启事,当时打印复印是五毛钱一张,仅仅印刷寻人启事就大约花了两三万元。
  “就算是砸锅卖铁,卖光了全部家产,也要找回儿子!”申军良表示,至今,为了找儿子前前后后花了150多万。先是把家里10多万元的积蓄花光了,后来又把河南周口的一套房、农村的宅基地、农用收割机全部卖了近40万,最后钱还是不够花,申军良只有向周边亲戚朋友借款,至今为了寻子已举债30多万元。
  转折:做好了感谢锦旗 却等来一场空
  “从抓住嫌疑人那一刻起,全家人每分每秒都在等着孩子回来。”
  在这条苦闷的寻子路上,申军良一走就是11年多了。今年3月,事情迎来了转机。“当时,增城刑警三队民警通知我们说,嫌疑犯归案了,孩子的事情马上水落石出,还让我们准备好过去指认。”这一消息让申军良一家人看到了黑夜中的一丝希望。
  “从今年3月份,我们知道抓住了嫌疑人那一刻起,我们全家人每分每秒都在等待着接我儿子申聪回来,这三个月来,我平均每天最多睡上两个小时。”申军良说,儿子被抢走时,还差两天就满周岁,如果现在能找到,他应该读小学了。当时,我还为儿子准备好了书包、书桌,也做好了一面锦旗准备送给公安部门。
  但是后来消息却让申军良有些灰心,“犯罪嫌疑人虽然都抓到了,但是还没审讯出孩子的去向……”申军良说,当听说嫌疑人不交待孩子下落时,当天晚上,自己在黄河边坐了整整一夜,“很想跳下去!想想老婆疯疯癫癫的样子,想想老妈身体又不好,天亮后,我还是回家了!”
  记者获悉,经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刑侦三队侦查发现,周某、陈某(女)、刘某、杨某和张某五人涉嫌参与此案,2016年3月,该5名嫌疑人陆续被抓获。申军良告诉记者,周某和陈某就是住在308房的邻居。
  庭审:孩子被卖了1万多元 下落至今不明
  昨日,周某等五人涉嫌申聪被拐卖案在增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起诉书显示,本案由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查明: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许,去到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由被告人周某、陈某在楼下把风和接应,被告人杨某、刘某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入房间,利用透明胶帮助被害人申某的母亲于小莉,强行将被害人抱走,然后交给被告人周某、陈某将申某交由被告人张某贩卖,被害人申某至今下落不明。
  据周某供词,张某将小孩抱走,卖了一万多元人民币,周某当场拿了3300百元人民币,刘某事后分得3000多元人民币。
  对于孩子的下落,张某供词显示,“我在增城荔城街湘江路中桥的桥头,把孩子卖给了一个阿姨,是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是增城本地口音,当时年龄约为50岁,中等身材,她经常到麻将馆玩,有时也到中桥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最后线索:最初被卖给增城口音的五十岁阿姨
  2005年增城疑有被拐孩子送往湖南桃源县
  “我的孩子在1岁时,被邻居入室抢走,11年后,警察抓到了人贩子,但我的孩子还是没有回来。这11年为了找孩子,我的生活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今日,庭审结束后,申良军的心情还是好不起来,“现在有了一些模糊线索,希望能有好心人提供更多线索,帮助我们把孩子找回来。只要能找到我儿子,拿我的命换,我愿意。”申良军说。
  申良军告诉记者,2015年1月,也人向增城警方举报称,2005年春节前,一个涉嫌被拐的孩子从增城被抱到湖南桃源县老家。“我们了解到,在2005年,增城失踪的孩子只有2个,这个举报人看了申聪的照片,一眼就觉得像申聪。”申军良还表示,“希望警方根据张某供述‘阿姨’的体貌特征、交易地点,进一步排查这一区域符合该特征的人员。另一方面,也对举报人的线索进行进一步核查。”
 据了解,2015年1月,申良军和妻子于晓莉已在增城刑警三队进行了采血录入了DNA信息。
  据淮阳县齐老乡大申村村民委员会、淮阳县公安局齐老派出所开具的证明显示,“由于儿子申聪被抢走,于晓莉精神极度失常,疯疯癫癫,生活不能自理。申良军为了给妻子治病和寻找儿子,花去了家中所有积蓄,变卖了所有资产,且欠下了外债几十万。”河南省商丘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书也显示,于晓莉患有“精神分裂症”。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16-10-20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男孩] 寻找2004年出生2005年被入室抢走广州增城市沙庄 申聪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249702-1-1.html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16-10-20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娃被抢走贩卖 父亲11年苦寻


(原标题:娃被抢走贩卖 父亲11年苦寻)


河南父亲申军良展示手机中的孩子照片,当年仅有一岁大。



犯罪嫌疑人供述,孩子在增城一家宾馆外被贩卖。


10月18日晚7点,广州雨势渐大,河南人申军良缩在车后座上,他在之前一天到达广州,接上几位朋友后,一行人驱车前往增城。两个小时之后,车子驶入增城城区,这里他已经无比熟悉,“那儿是增城宾馆。”雨夜中,街道朦胧,申军良一眼就认出了城区的地标建筑。

“那人说他就在这门口,把我家小孩卖了。”

2005年,申军良夫妇在增城务工期间,遭遇入室抢劫,一岁儿子被抢走。今年3月,警方在贵州将该团伙抓获归案,昨日增城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不过,孩子至今未有下落。

抢劫

两男冲进屋内迷晕女事主

十一年前的广州增城区还是增城市,申军良一家就住在增城市沙庄江龙大道的一栋4层民宅内。夫妻俩是河南周口同一个庄子里出来的人,2004年11月,妻子于小莉带着不满一岁的儿子阿聪从老家过来,一家人搬进了出租屋305房内。每天,申军良外出上班,妻子则独自在家带孩子。

“简单、幸福。”回忆起十一年前自己此前在增城的打工岁月,申军良如是形容。那时,这个从农村走出的大男孩28岁,刚刚结婚生子,并在增城沙庄谋得一份不错的差事———一家塑料玩具厂内的小中层,“不下一线,每月能拿三四千。”同乡眼中,申军良是勤劳致富奔小康的典型,“老实人,挺能干”。

平静生活却因一场抢劫案发生剧变。

“时间是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40分整。”申军良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上午他刚开完一个会,独自在家带孩子的妻子打电话告诉他孩子被人抢走了。出事当天上午,他上班前告诉妻子房门已经锁好,妻子10点20分起床后打算在洗水间做午饭,但她发现洗水间的门被打开了,她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就被迷晕了。

据于小莉描述,两名男子冲进屋内将她迷晕后把小孩抢走了。她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被迷晕的情形,她试图阻止他们,但抹在嘴上、眼睛上的迷药冰凉,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一呼吸就很难受,张口说不出话。她听见一男子用普通话说,“封住嘴巴,捆起来,捆起来!”紧接着她的嘴巴被透明胶带封住,绕着头部缠了几圈,另一男子用胶带反绑了她的双手。

这时,儿子哭了。一名男子就用蓝色塑料袋盖住她的头,又用胶带绑了一下,随后两人离开。于小莉拼命挣脱开胶带和塑料袋,进屋一看,儿子已不见了。

抢儿子的人,离开前还把洗水间的房门关了,房门没有把手,需要用手去拉锁芯才能开门,于小莉在孩子离开后约两分钟才追了出去,歹徒已无踪影。据她回忆,从进门到离开,整个犯案过程仅用了10分钟左右。

追出房门,跑到楼下,于小莉四处寻找,小卖部的人和治安人员都帮着一起在附近找孩子。

然而,儿子跟着两个陌生男人像是凭空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十一年。

寻子

没日没夜寻找天南海北跑

“除了找孩子这些年什么都没做过了。”申军良感慨,儿子被抢走时妻子还怀有身孕,为了寻找儿子,当年春节他连老家都没回,只拜托回家的同乡看望父母。

老家的情况也同样糟糕。申军良母亲听闻小孙子被抱走后,身体一度憔悴,“从130斤瘦成70斤”。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寻亲中,妻子于小莉跟着倒下,“精神出了问题。”往后十年,任何惊吓都会让这位母亲崩溃,申军良说,妻子似乎长期陷入那场抢劫中而无法自拔,小儿子出生后,于小莉不愿让任何人接触孩子,到现在,连陌生人都不敢见了,“家里来了人,她就把小孩子抱进屋,不敢发一点声”。

申军良通过老乡,打听到抢他孩子的人正是租住在同一栋楼308房内的人,但是,当时租房无需身份证登记。“我们把这信息也提供给了刑警队的毛队长,毛队说已去了对方贵州老家,对方没有回去,要我们再等等。”2005年,全家人基本轮流24小时在沙庄派出所外等消息,有一次连着下了几天雨,他父亲天天蹲在派出所门前,每天都被淋湿,结果大病一场。

从2005年开始往后数年,申军良没日没夜寻找儿子,天南海北跑。起初,他在增城各个街区张贴寻人启事,随后有好心人提供线索,说是人好像去了珠海,接到消息后,他每周往珠海跑,贴了近两万张寻人启事,“到处走,到处贴”。

他在深圳曾被人抢走手机,在成都被人骗了钱。但他没有停止,所有可能的地方,都多次前往,一条街一条街地打听。

为了找到儿子,他耗光了自己的积蓄,随后,他变卖了自己河南周口老家辛苦攒下的房产和宅基地,最后只能通过借钱来负担路费和妻子的药费。“身边的人几乎借了个遍,5万的、10万的,亲戚、同学都帮过我。”

十一年来,申军良家产全无,举债数十万,为了负担家庭,他早已离开广州,带着妻子在山东一位亲戚的公司内工作,但每逢有关于儿子的消息,他都立刻买车票赶往当地,一丝希望都不愿放弃。

归案

犯罪团伙在贵州被抓获

十一年过去,寻子却鲜有进展,今年3月,事情发生转机,申军良在山东济南的家中得到消息,人贩被抓住了。

经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刑侦三队侦查发现,周  平、陈  碧、刘  洪、杨 平和张  平五人涉嫌参与此案。3月3日,犯罪嫌疑人周  平、杨  平二人分别在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重庆路、长沙路被当地警方抓获。3月7日,犯罪嫌疑人刘  洪在遵义市汇川区上海路附近落网。3月24日20时许,犯罪嫌疑人周  平的妻子陈 碧在遵义市汇川区一麻将馆被派出所民警抓获。随后,四人被增城分局刑警三支队带回广州。

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许,周  平、陈  碧、刘  洪、杨 平四人来到增城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周  平、陈  碧在楼下把风和接应,杨  平、刘  洪携带透明胶带、辣椒水等工具闯入房间,绑住于小莉,强行将其儿子阿聪抱走,然后交给周  平、陈  碧,后交由张  平贩卖。

而阿聪至今下落不明。根据犯罪嫌疑人刘  洪的供认,他在出事前几天去找杨  平,由此认识了周  平夫妇。周  平夫妇当时提出要去隔壁一间出租屋抱一个小孩出来,问他们家里要点钱。1月4日上午,周  平妻子陈  碧在楼下望风,并提前叫好两辆“摩的”,周  平带路,刘  洪进屋抱住于小莉,杨  平用透明胶带绑住她,周  平将躺在床上的小孩抱走,随后四人坐上“摩的”逃走。而周  平供认,由于自己此前得知张  平有因卖小孩而坐过牢的“经验”,就在当天下午联系了张  平,第二天,张  平将小孩抱走,卖了一万多元,周  平当场拿了3300元,而刘  洪则在事后分得3000多元。

希望

孩子贩卖过程有新线索

昨日,周  平等人拐卖儿童一案在增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而申军良也因为此次庭审而专程从山东赶来。

对于几名人贩的“下场”,申军良并没有像一起赶来的同乡那么关心。回想起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家庭的变化,他只是说“委屈”,回想起自己某年过年回家时,看到老家中还挂着阿聪的照片,眼泪一下子出来了。

“原以为人抓住了孩子也找到了,谁知道……”在3月份得知几名嫌疑人落网后,申军良高兴得几天睡不着觉,他告诉家人孩子快回来了,并立刻去市场买好了书桌和书包,为儿子打扫出一个房间。但是,嫌疑人却仅能提供当年贩卖儿童的模糊线索:在增城宾馆门前把孩子卖给了一名阿姨。随后,申军良多次奔走,却仍没有找到儿子的踪影。

昨日庭审中,犯罪嫌疑人周  平等三人供认了当年的犯罪事实。其中,张  平在供述中给了申军良一丝希望。张  平在法院庭审时称,当年他将阿聪卖给了在增城区湘江路中桥附近居住的一名阿姨,这名阿姨是增城本地人。

这个消息,让申军良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这一次,说不定真能把儿子找回来。”

http://news.163.com/16/1020/06/C3Q57C8800014SEH.html


河北悠闲 发表于 2016-11-6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口父亲悬赏20万寻子 儿子广州被拐11年疑犯已落网

10月20日,媒体报道了河南周口籍男子申军良的寻子故事。

《周口夫妇儿子广州被抢苦寻11年嫌犯落网儿子仍无下落》

2005年1月,在广州市增城一间出租屋,刚满周岁的儿子申聪被人抢走,今年,5名涉嫌拐卖申聪的嫌疑人已全部归案,但孩子的下落至今没有消息。

昨日,申军良告诉记者,为了尽快找到孩子,自己决定悬赏20万元寻找儿子。“为了找儿子前前后后已花了150多万了,现在再多花一点也没什么。”申军良说,如果知情人士能够提供线索帮助找到孩子,自己会兑现20万元悬赏。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申聪被抢走时年仅一周岁。(翻拍)

辗转多地寻子

10月19日,周某等五人涉嫌申聪被拐卖案在增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于申聪的下落,嫌疑人张某供称,“我在增城荔城街湘江路中桥的桥头,把孩子卖给了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是增城本地口音,当时年龄约50岁,中等身材,她经常到麻将馆玩,有时也到中桥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昨日,申军良告诉记者,自己是10月12日赶来增城,19日开庭之后,自己一直留在增城寻找儿子。“在法庭上,我们得知嫌疑人在增城湘江路把孩子卖给了一位本地阿姨。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这一带到处张贴寻人启事,走街串巷打听消息。但是,20多天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申军良说。

“在法庭上,一位嫌疑人还交代孩子被拐走后,他们先是打摩的跑到了东莞的石碣镇,他们又从石碣镇转乘坐摩托车逃到了惠州博罗县石湾镇,并且在石湾镇住了一晚上,孩子也可能被卖在博罗石湾一带。”申军良表示,近日自己也有到石湾镇去张贴寻人启事,但是同样是没有回声。

悬赏20万寻子

为何要重金悬赏寻子呢?申军良说,儿子是自己和妻子的生活寄托,现在5名嫌疑人全部归案了,案件也开庭审理了,只剩下儿子还没有找到,好像就差最后一步没有走完。

“儿子被抢走后,妻子就变得精神有些不正常,整日疯疯癫癫,现在还需要有人照顾。上个月,案件开庭审理了,全家人好像看到了希望,都盼望事情能再往前走一步,盼望着孩子能够回来。”申军良说,只要有最后一线希望,自己就不会放弃。

据了解,申军良为了找儿子前前后后已花了150多万元。先是把家里10多万元的积蓄花光了,又把河南老家的房产、宅基地卖了近40万元,最后钱不够花,申军良只有向周边亲戚朋友借款,至今为了寻子已举债30多万元。

已举债30万元了,悬赏的钱哪里来?申军良表示,自己会想尽一切办法再找亲戚朋友去借。“只要能够找回孩子,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可以承受。”申军良说,如果有知情人士能够提供线索帮助找回儿子,自己一定支付20万元的悬赏,不会赖账。“就算是砸锅卖铁,卖光了全部家产,也要找回儿子!”

寻子线索

申聪,2003年12月7日出生,2005年1月4日于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内被抢走,被抢走时仅1岁,身上穿着黄色的秋衣,带有蓝色方格的棉衣,下身没有穿衣服。小孩的屁股上有一圆形朱红色的胎记,右大腿处有长形红色胎记,左脚趾头有一点绿色胎记,左眼角处有一小孔。


http://henan.qq.com/a/20161106/008771.htm

河北悠闲 发表于 2016-11-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2004年出生2005年被入室抢走广州增城市沙庄 申聪152924

https://bbs.baobeihuiji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9702&highlight=%C9%EA%B4%CF
YI581688 发表于 2017-5-7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可以和我联系一下,13251112828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17-8-11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寻子记:一纸画像载12年牵挂
  专家根据申聪小时候的照片,以及他父母小时候的照片,画出申聪现在的模拟图像。
申军良
申聪的13岁模拟画像
  近日,寻子父亲申军良揣着希望又来广州了。这次他带着国内顶级画像专家林宇辉给12年前被拐儿子申聪绘制的一张13周岁模拟画像,还有一条新线索——警方已锁定当年儿子被拐后在河源紫金县被交易。
昨日,申军良已赶到河源紫金县寻子,紫金县一位快递公司负责人已安排20多名快递小哥上街贴寻人启事,还有8名“宝贝回家”寻亲志愿者也陪他走街串巷寻访线索。“相信我们很快会把寻人启事贴遍紫金县的大街小巷,贴遍每一个村庄”。申军良说,有了好心人的帮助,找到儿子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感觉他就在眼前,伸手就可以摸得到”。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
事件回顾:
聪聪一岁在增城被邻居抢走卖掉
申聪,男,2003年12月7日出生,2005年1月4日于广州市增城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内被抢走,作案者中有两个是他们的出租屋邻居。2016年以来,本报曾多次报道申军良寻亲以及申聪被拐案件进展。
时隔11年,2016年3月,涉案的5名犯罪嫌疑人陆续被抓获。2016年10月,周某等5人涉嫌申聪被拐卖案在增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起诉书显示,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查明:2005年1月4日10时40分许,在增城石滩镇沙庄街江龙大道68号出租屋3楼305房,被告人周某、陈某在楼下把风和接应,被告人杨某、刘某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入房间,绑住申聪的母亲于晓莉,强行将被害人抱走,然后交给周某、陈某,再由他们交给被告人张某贩卖,申聪至今下落不明。
根据嫌疑人交代的线索,申聪被卖给了一名绰号叫“梅姨”的女人,真实姓名不详,现年65岁左右,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不排除其就是该地区人),该嫌疑人可能涉及多起拐卖案件。今年6月14日,微信公众号“微博打拐公众号”发布悬赏通告,征集“梅姨”相关线索。
申聪被抢走时仅一岁,上身穿着黄色秋衣、带有蓝色方格的棉衣,下身没有穿衣服。小孩的屁股上有一圆形朱红色的胎记,右大腿处有长形红色胎记,左脚趾有一点绿色胎记,左眼角处有一小孔。
希望大家积极提供有关于嫌疑人“梅姨”或者被拐卖孩子申聪的线索,帮助申聪早日与家人团聚。联系方式:拨打本报报料热线:020—81919191,或直接联系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刑警大队:110、020-82753156;郭警官:13560284040。
最新进展:
专家画出孩子13岁模拟画像
8月4日,记者在广州见到了申军良,这位饱受煎熬的父亲拿出了一张新版寻人启事。寻人启事上除了一岁儿子申聪的照片,还多了一张申聪13周岁的模拟画像,并多了一行字:“悬赏10万元征求线索”。
今年6月,作为国际司法鉴定协会亚洲区唯一的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通过两帧很模糊的视频画面,画出章莹颖失踪案嫌疑人的画像,且画像和犯罪嫌疑人相似度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引发广泛关注。看到这条新闻,申军良生出了一个新想法,“当年儿子被抢时一岁,到现在13岁,模样肯定变化很大,不如找林宇辉帮申聪画一张现在的模拟像,肯定能帮上大忙。”
不仅敢想,他也这样做了。今年7月下旬,在媒体朋友的帮助下,申军良来到山东省公安厅找到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向他求助,热心的林宇辉警官二话不说同意帮他,“林警官说只要有申聪小时候的照片,我和我妻子小时候的照片,就能画出申聪现在的模拟画像!当时是万分的激动和兴奋!真的很感谢林警官出手相助!”7月26日,林宇辉警官模拟画出了聪聪13周岁的画像。申军良说,看着儿子模拟画像的第一眼就感到很亲切,“单眼皮,眼睛不算大,但很有神,有点像我弟弟小时候的样子。”
人间有爱:
快递公司印五千张寻人启事帮忙
昨日,记者联系到紫金县某快递公司负责人叶先生,他告诉记者,自己是8月3日才知道申军良寻子的故事。“我也是一个父亲,自家小孩生个病都很紧张心疼。看到申聪一岁时就被拐卖很有触动,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帮他。”
叶先生表示,公司现在印制了5000张寻人启事,利用公司覆盖整个紫金县的快递收寄网络帮他寻人。“现在公司20多名快递员和一些乡村代办网点人员在送快递时随手张贴、散发寻人启事,为扩大覆盖面,公司所有快递车上也贴了寻人启事。”
除了叶先生公司,还有不少志愿者也加入帮申军良寻子的行列。“我们 宝贝回家 一共有8个志愿者来到了紫金县,和申军良一起上街贴寻人启事,寻访新线索。一上午就贴了1000多份。”志愿者燕子说。
对话
“相信很快就会有
好心人提供线索”
过去,申军良的微信头像是儿子申聪一岁时的照片,这两天换成了新版寻人启事。他用头像告诉所有的微信好友,自己最重要的身份就是寻子父亲。昨日,记者与这位执着的寻子父亲进行了一次对话。
记者:孩子被拐这么多年了,现在家里情况怎么样?
申军良:由于我多年来一直寻找申聪,每一年挣的都不够开支,现在欠外债四十多万元。现在我在济南做货车司机,公司效益也不好,基本上算失业了。儿子被抢走后,妻子患上精神疾病,现在过去12年半了,我妻子精神疾病是比之前好了很多,但她很多的时候都悔恨自己当时没有照顾好孩子,她每次想到申聪,都是躺在床上什么话也不说,闭着眼睛。谁问她她都不说话,但我心里很明白,她在想申聪。
记者:家里老人情况如何呢?
申军良:去年增城区法院庭审以后,我在增城寻找了几个月,我父母每时每刻都在等着我带着申聪回去。临近春节时,还没找到申聪,我就自己回去了,我妈妈见到我后,放声痛哭。我爸爸两只手不停地擦来擦去,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也在低声哭泣。我爸爸哭着说,当时申聪从老家去广州增城时,不停地想让爷爷抱。现在,我有些后悔,那个时候就不应该让申聪跟我们一起到增城。
记者:紫金县这么大,如何寻子?
申军良:现在,我打印了一万份寻人启事,很多热心志愿者和市民都在帮我。一个快递公司的老总安排紫金县20多名快递小哥和乡镇代办网点人员一起贴寻人启事。这些好心人让我很心暖。我相信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们很快会把申聪的寻人启事贴遍紫金县的大街小巷,贴遍每一个村庄,贴遍每一个角落。
记者:这一次南下寻人有把握吗?
申军良:在大家的关注和帮助下,又有明确的地方,相信很快就会有好心人提供申聪的线索。有九成以上把握,会很快找到申聪。
记者:如果有人提供了线索,寻人启事悬赏的10万元会兑现吗?
申军良:虽然我现在生活比较艰难,如果好心人提供申聪的线索后,我一定会找亲戚朋友帮忙,把钱给提供线索的好心人。就算好心人不要,我们也得给他,这是做人的原则,不把钱给好心人,自己的良心也会过意不去。钱的问题,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兑现。
记者:有没有设想假如找到儿子,怎样安排他的未来生活?
申军良:找到申聪后,我们一定会尊重孩子意见,如果他不愿意离开紫金,只要他生活得好,只要他很健康,我们可以接受,孩子在哪里生活都可以。只要他过得幸福快乐健康,我们心里的石头就能放下了。如果他过得不好,我们会考虑把他接到济南,以后我也能专心地好好工作了,尽量给他提供一个好一点的环境。
记者:有没有一些想对申聪养父母说的话?
申军良:希望申聪的养父母看到新闻或寻人启事后,能主动联系我们,我们不会追究他们的任何责任。如果故意躲避或者给我们寻找申聪设障碍,到时,我们会要求按照法律程序走,依法追究他们的责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9-28 09:44 , Processed in 0.040637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